现在位置: 首页 > > 正文

西藏药业“豪赌”俄罗斯新冠疫苗 智飞生物身影闪现其中

本文作者:
5天前 西藏药业“豪赌”俄罗斯新冠疫苗 智飞生物身影闪现其中已关闭评论 未分类

原标题:西藏药业“豪赌”俄罗斯新冠疫苗 智飞生物身影闪现其中

西藏药业“豪赌”俄罗斯新冠疫苗 智飞生物身影闪现其中

  导语:西藏药业900万美元引进俄罗斯新冠疫苗,巨额的前期投入对资金、资源都有限的公司而言,无异于一场豪赌。

  与斯微(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斯微生物”)的合作还没谱,西藏药业(600211.SH)转身就找到新伙伴。

  今年12月16日,西藏药业发布对外投资公告,详细说明了900万美元(约人民币5889.69万元)引进俄罗斯新冠疫苗的运作情况。

  根据公告,西藏药业将引进的俄罗斯新冠疫苗,名为“卫星—V—新冠肺炎腺病毒疫苗”。今年8月,该款疫苗在俄罗斯卫生部注册,是全球最早进入商业化的新冠疫苗。

  不过,该款疫苗要成功实现上市,西藏药业必须对研发、生产投入大量资金。据初步估算,在开始销售前,西藏药业或投入超过6亿元。再计入商业化阶段的费用支出,西藏药业5亿多元的货币资金,可能燃烧殆尽。

  新冠疫苗,成了西藏药业的一场“豪赌”。今年6月,西藏药业曾有意合作斯微生物,但5个月后就被监管层通报警示。期间葛卫东家族减持套现,资本的嗅觉似乎提前一步。

  1

  智飞生物身影闪烁

  此番引进俄罗斯新冠疫苗,西藏药业需分期支付900万美元(约人民币5889.69万元)的合作对价,以获得疫苗在中国的注册、开发、生产、进出口等权益。根据协议,西藏药业在完成技术转移后,需在2021年至少供应2000万人份(4000万支),并尽力额外生产500万人份(1000万支)。

  兴业证券曾在一份报告中预测,考虑到产能利用率、单位生产成本等因素,单支疫苗的采购价将高于25元。以此测算,若西藏药业能满产满销,2021年至少能获取10亿元收入。

  今年前三季度,西藏药业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9.9亿元、3.24亿元。西藏药业的核心产品为新活素、依姆多、诺迪康等心血管、肝胆药物,从未涉及疫苗领域。

  不过,要想吃到这块蛋糕,西藏药业在研发阶段,将面临较长的审核周期。

  西藏药业的公告显示,新冠疫苗在俄罗斯经过二期临床后就进入销售阶段,三期临床试验与商业化同时开展。事实上,今年8月俄罗斯推出新冠疫苗时,就被国际社会广泛质疑程序的合理性,但在其境内,已开始全国范围内的自愿接种计划。

  更头痛的,还有较高的研发支出。按照协议,新冠疫苗在我国的临床试验费用,将由西藏药业承担。公告中,西藏药业初步预计临床试验一期、二期,需要花费6000万元左右。而今年前三季度,西藏药业的研发费用仅为376.7万元。

  时间紧迫,但西藏药业捉襟见肘的研发实力,难以担当临床大任。公告中,西藏药业表示已委托研发外包企业锦斯生物,开展新冠疫苗的技术转移工作

  企查查显示,锦斯生物由一名自然人、智飞生物各持股50%。其中,智飞生物已与中科院合作开发新冠疫苗,规划在2021年生产3亿支。

  对此,《投资者网》就委托锦斯生物过程中,将承担多少临床试验费用等问题向西藏药业求证。对方表示,关于疫苗的相关信息,以披露的相关公告为准。

  2

  与斯微生物合作进展未明

  与俄罗斯企业合作前,西藏药业的联手对象,还是一家国内企业

  今年6月,西藏药业公告,与斯微生物开展新冠疫苗合作。西藏药业将分阶段向斯微生物投资3.51亿元,以获取后者新冠、结核、流感等疫苗的全球商业权,包括开发、注册、生产、使用等。

  资料显示,斯微生物由三个科学家在2016年创立,研发赛道是mRNA,即辉瑞、Moderna最新研发的新冠疫苗技术。截至目前,斯微生物已进行两轮融资,股东方包括君实生物、张江火炬创投等。

  西藏药业向来以商业化见长。今年前三季度,西藏药业的销售费用为4.8亿元,远超同期的研发费用376.7万元。

  西藏药业和斯微生物,一家是研发薄弱但具备销售实力,另一家是有研发能力但缺商业化经验。两者取长补短,引爆了当时的市场情绪。合作宣布后,西藏药业股价一路飙升,最高在今年8月冲破170元/股。

  期间,资本大鳄葛卫东家族完成套现。Wind显示,葛贵兰在今年三季度减持西藏药业686万股,占总股本的2.77%。今年上半年,葛卫东把其持有西藏药业的4.41%股权,转让给姐姐葛贵兰。截至今年三季度,葛贵兰还持有西藏药业1.64%股权。

  不过,资本盛宴后,这桩被市场看好的合作,却迅速陨落。

  今年11月,西藏药业公开西藏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监管层通报,因西藏药业对斯微生物的投资披露不准确、不完整,而且也没有正式的尽调报告,对西藏药业处以警示。

  截至今年11月,斯微生物的新冠疫苗研发,仍未有展开临床试验的公告。与之相比,智飞生物联合中科院开发的新冠疫苗,已进入临床三期试验。

  对此,《投资者网》就至今已向斯微生物投入多少资金等问题向西藏药业求证。对方表示,关于疫苗的相关信息,以披露的相关公告为准。

  3

  现金流形势吃紧

  漫漫征途,荆棘丛生。要引进俄罗斯新冠疫苗,西藏药业还要过生产一关。

  根据公告,西藏药业的疫苗生产线,位于上海临港奉贤园区。生产线预计投入约5.1亿元,建设周期预计9个月,建成后可实现最大产能1.6亿支/年。

  该生产线由西藏药业的子公司——上海海脊生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脊生物”)购买。西藏药业、斯微生物分别持股海脊生物55%、45%。今年三季度,海脊生物已支付首付款1.44亿元。

  原本生产斯微生物疫苗的基地,如今却准备生产俄罗斯新冠疫苗。不过,斯微生物仍持有海脊生物45%股权。《投资者网》就斯微生物是否会出资建设生产线等问题向西藏药业求证。对方表示,关于疫苗的相关信息,以披露的相关公告为准。

  而就算走过这一关,西藏药业握有的现金,也很可能燃烧殆尽。

  按照公告合计,一、二期临床试验6000万元,以及建设生产线5.1亿元,西藏药业在疫苗商业化之前,至少得花费5.7亿元。考虑到还有三期临床费用,哪怕研发委托外包,西藏药业的实际支出或仍超过6亿元。

  今年前三季度,西藏药业的货币资金为5.37亿元。扣除购买厂房已先期支付的1.44亿元,西藏药业或仍需要投入5亿元左右,现金流吃紧。

  另一方面,若俄罗斯新冠疫苗被核准上市,西藏药业的销售费用也会水涨船高。今年前三季度,智飞生物的销售费用为8.2亿元,同期西藏药业为4.8亿元。后来者西藏药业要抢占智飞生物的市场份额,唯有加大销售费用,但研发生产后,西藏药业届时或仍需要开拓其他融资渠道才能支持新冠疫苗的销售。

(文章来源:投资者网)

(责任编辑:DF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