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教情感笔记(一)——(四)

资教情感笔记
   一
   夸美纽斯说,教师是太阳下最光辉的职业。我想这老头儿一定是疯了,或者说是他没机会了解中国的教育,否则他是不会说出如此荒唐的话来的。我之所以加入资教大军并不是看重它虚幻的光辉与荣耀,而是那份可以糊口的工资和考研的优待。家里为我念4年大学已经背上了几万块钱的债务,我得先做几年事,把债还清了,再去读研。教书的好处就是自由支配的时间较为充足,可以充分利用起来为考研做准备。
  
  
   这里是玉屏工作站所在地,有个小乡场,没有互联网,同车来的美女们都留在了镇上的初中和小学,我的浪漫之旅还没开头就似乎被终结。玉屏小学的校长梁有超是一位秃头的中年人,矮个,胖大的脸。讲话起缸声(当地方言,指声音洪亮),酒海量。专职校长,不任课,除了周前会或偶尔在操场上训话之外,一周很难见到他的身影。“有板眼(善于耍计谋)”是教员们对统治他们十来年的上司的评价。我后来听说未发迹之前梁校长教民办,家贫,订婚多年的未婚妻王梨花很不愿意嫁给他。结婚时因聘礼中少了一条内裤,王家借机大闹,想反亲,在闹得不开胶(无法解决)的时候,梁有超向媒人眨了一下眼向后便倒,人事不知。媒人借机发难,说亲接得成接不成无所谓,一定要把人给我治好,我的人是站着走来的,现在倒了,看你们怎么办?都是你们气的,出人命了你王家一族人都别想过好日子。这下可把王家人吓坏了,一面承诺婚礼继续举行,一方面派人去请医生。等王家王家帮忙的人累得满头大汗,把医生请来,未来的梁校长已经在酒桌上谈笑风生了。
   第二天醒来太阳已经红了山,对昨晚发生的事大多都记不清楚了,除了最后来劝酒的年轻厨娘特有的幽微体香,就是对要班主任当的鲁莽行为的无限悔意。
   三
   还没有从主动要求当班主任的悔意中走出来,新学期开始了,401班班主任的头衔已倒扣到我的头上。虽然内心老大不愿意,但不便流露,只得硬着头皮把任务接下来。农村孩子天真烂漫,对我这个远来的新老师充满无限新奇,围着我叽叽喳喳,问这问那,也让我也感受到无比的新奇,忘记了班主任头衔带来的不快。我和他们一起打扫教室,摆放桌椅,还发表一番热情洋溢的就职演说。我问他们,为什么来读书,孩子们回答得五花八门,有说为了不挨打,有的说可以不望牛,也有的说为祖国为人民的,还有说为将来娶个好媳妇的……我说:“同学们回答得都对,但也不全对,我们读书最重要的是能够更好的生活。最起码的是要养活自己,如果这一点我们都做不到,就谈不上别的。要养活自己,就要好好学习。我了解到不少同学的爸爸都在打工,做泥水工活。但同是干泥水工活,有的出去干了几年,十几年,还是拌沙浆,挣的钱仅够糊口,有的人却成了包工头,请别人给他拌沙浆,一年可以挣几十万上百万。为什么这么不同呢?就是因为一个没文化,一个有文化(其实我在讲这些话时底气都很不足,我读的书还少了啊,可一年能挣多少?)。我们有的同学良心好,又有孝心,看见街上要饭的就要给他几角块把钱,回家用自己的零花钱给爸妈称几斤水果,这是好的。但目前我们用的都是爸妈的钱。我们要帮助更多的人,要尽孝,就需要好好学习。从今天起,我们就要争做班上最好的学生,大家说,好吗?”许多童稚声音答道:“好!”开学第一天就这样打发了。同学们回家的时候,不少同学还要拉我到他们家去耍,我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把他们哄走。
   四
   星期五,听了两节六年级的语文公开课,两节都是讲作文的。一节是吴永才老师讲的,一节是胡崇尚讲的。两节课两重天地,两种境界。吴老师教六零二班的语文,胡老师教六零一的语文。这次公开课梁校长要搞个新花样,让他们调换班级上。第一节有胡老师在六零二上。这个班是由吴老师从四年级接手,各科成绩都很好,尤其是语文很出色,有学生的作文发表在全国重要的语文报刊上。胡老师讲的是《论文学作品的人物刻画》,不知在哪里找的一些理论性很强的材料,有五六页之多,几乎一节课都在念材料,念得满头大汗。其间只是在念完一篇范文之后向同学们提了一次问:“同学们说说,这篇文章作者把人物刻画得入木怎么样啊?”全班学生几乎是尽情地压抑着发出爆笑回答:“三分!”下课铃响了,胡老师才赶忙布置作业,要学生星期天回家每人写5篇作文,要求人物描写生动感人,主题非常深刻,题目不限,字数不得少于500。
   学生显然被吴老师吸引住了,局面很快被控制住。吴老师抓住时机说:“不光是打喷嚏可以写成作文,哭过、笑过、闹过的经历都可以写成作文。下面就请同学们讲一讲你哭了、笑了、闹了的经历。哪一位同学先来,请举手。”吴老师的话音刚落,全班同学的右臂几乎齐刷刷地举了起来。吴老师先后点了三名同学起来发言。有位同学讲他的的大伯不孝,按当年分家的协议,每年他大伯应该奶奶上150斤粮食,200元钱。一次奶奶感冒了去找他大伯要钱去捡药,他大伯不但不给,还骂奶奶好吃懒做,装病,骗钱去买零食吃。这位同学气不过,跑故去帮奶奶说话,他大伯恶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他伤心地哭了。但他没有屈服,擦干了泪扶着奶奶要到村主任哪里去评理。他大伯是一个很爱面子的人,见他和奶奶要去找村主任,立刻软下来,马上给奶奶20元钱让他奶奶奶奶去看病,还给这位同学2元钱让他到学校买零食.。这位同学接过钱给了他奶奶,然后陪他奶奶去村卫生室看病。回家的路上,他奶奶精神好多了,给他讲他大伯小时候的故事,说他从小就是欺软怕硬,小心眼。他奶奶刚说到“弄不好,他还要来看我捡药是不是真的。”他大伯就从一个拐弯处冒出来说道:“你们捡药这么快啊。”一边说一边从我手中拿过方便袋打开看,“现在的医生马虎得很,我看看检错没有。”想到奶奶刚说过的话,和他大伯那双轱辘辘直转的眼睛,他禁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位同学刚讲完,掌声哗啦啦地想起来。离下课还有奖金30分钟,吴老师布置了一道半命作文《那一次,我 》让学生们写,有些学生居然很快就完成了任务。先前讲他大伯和奶奶的故事的同学以《那一次,我哭了,我笑了》为题把先前讲的润色出来,听课的老师们传阅了,无不称赞。我的心沸腾了,没想到穷乡僻野居然有如此高明的语文老师。
  好心情全被破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