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移民局签证处(北京)的一次离奇口译经历

受雇于某翻译公司, 今天上午8点我如约和客户(前天已约见过)在北京嘉里中心办公楼23层的美国移民局签证处门口等候, 将把客户的移民资料交给签证官, 并配合口译客户与他的面谈。
  在此之前, 我们在大堂里等候, 有一个约40岁的男矮子翻译(以下简称B), 在其他来办理签证的客户中游来游去, 向他们介绍自己如何了解这里的签证流程, 如何给客户提供好的口译服务, 和签证处的人关系如何好, 还竟然保证准能通过面试。 看得出来,他是这里的常客, 很老道, 不过太自负张狂。 他曾来到我们桌前, 得知我是第一次来此作口译后, 说了一些让人感到很紧张的话, 大意是如果没有他, 签证就办不下来/或者很难办(后来证明结果的确是这样。。。)。 我和客户一笑了之, 很不喜欢他。 他得知我们已有翻译后, 显得很不高兴。
  8点快到了, 我们约10多个人来到签证处办公室前, 一个穿戴美国国旗标志制服的中国小伙子警卫要我们靠着墙排队。 显然,这个警卫和B很熟悉, 他说:“老王, 你的先进来吧”,于是, B手下的2个翻译拿着他揽的5个客人的资料进去了。
  外面的公共区竟然没有空调, 我们其他人等了将近3个小时。 其间,警卫数次出来喝令我们靠墙站, 还有B同志过来“教训”他的客户不要和我和我客户说话, 举止态度俨然是他们的长辈和老板。
  好不容易轮到我了。 进过安检门, 我坐到了交资料的窗口。 这时B手下的某翻译也坐在我旁边, 要替我整理资料, 我礼貌得拒绝了。 不料,窗口那边的中国女办事员, 大声问我:“你的资料符合要求吗?” 我回答:“都是按照单子上写的。” 怪事出现了, 该女站了起来, 用高8度的声音向我喷过来:“你符合了单子的规定, 但不符合我的规定!”,其神态犹如18岁的女解放军站在刚分到的半亩土地上批斗恶地主, 苦大仇深啊 。。。。。
  “SORRY”, I said, 不得不转移了我在她胸部上的目光。 旁边的翻译于是我把本来已经整理好的资料全倒出来, 整来整去。。。 “你还差一份你的身份证复印件。” 我晕,于是赶忙跑到楼下复印了2份, 回来刚坐下, 最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警卫和该女要我出去, 说今天不能让我继续为客人口译了, 理由是“你的头发太乱, 身上有味, 签证官不会喜欢的”。
  没错, 进去之前我身上的确出了不少汗, 汗味总有一点,除此之外, 还有人味。 我在半梦半醒之间, 走出了房间, 这可把客人急坏了, 没办法, 她们只能找正在门口等候的B同志了。
  带着胸口的千斤石头和脑海中女办事员胸部的模糊图像,俺走到了大厅。 此时, 客户已联系好了B的翻译员。 可喜的是, 经过2小时的办理,她们拿到了签证批准。 代价不菲, 2000元, 所谓“加急翻译”。
  在楼下大堂等候老板命令期间, B的一个同伙主动过来和我聊了聊。 他说, 这里来的都是办难民移民的, 所以签证处的工作人员, 包括签证官, 都比较看低他们, 我晕, 把俺也扯进去了。 他还说经常有某某翻译也同样被轰出去了等等, 安慰我不要伤心。。。 我问他:“你们和里面的中国办事员肯定都很熟吧?” 他笑而不答。。。
  怀着悲愤的心情, 俺苦大仇深得记录了今天的遭遇, 希望广大同仁引以为戒。 。 。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