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足拉帮结派欺法西山林场护林先进遭捕(转载)(转载)

  2015-11-10 13:39来源:中国新闻报 作者: 中国新闻报重庆报道(首席记者 万云成)
  就职林场
  1988年毕业于四川省林业学校的胡来,分配到西山林场工作至今。期间,胡来自学行政管理专业专科、本科毕业,中共党员,曾任西山林场副场长、场长;技术职称从技术员、助理工程师到林业工程师,曾被重庆市林业局表彰为护林防火先进个人。2003年7月被免去西山林场场长职务,借用任大足县绿森林业监理站经理,2004年4月2日,被免去绿森林业监理站职务,回西山林场工作,没有任何任职。2004年4月19日因涉嫌2002年滥伐林木被刑事拘留,5月14日被逮捕,同年7月9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受到了开除党籍等党纪政纪处理。
  西山林场每年都有竹、木采伐计划,每月都在进行采伐,它是林场的一项日常生产经营活动。就2002年来讲,林场有森林采伐限额指标1649立方米。当时胡来任场长,陈世彬、陈文武任副场长。副场长陈世彬分管林场采伐工作,分管采伐包括制定采伐计划、进行采伐规划、办理采伐许可证、负责监督检查验收等一系列工作。这些工作内容是相互联系的,衔接性很强。2002年林场的采伐工作都是陈世彬在操作,从制定计划到监督检查验收。
  2002年下半年,西山林场因风灾产生了大量的风折木,分管采伐工作的陈世彬经过调查后,向林业局写了报告,办理了采伐许可证,并通知工区进行了采伐。
  采伐计划是陈世彬拟定的(请见下面证据一,会议记录),陈世彬本人供述是他搞的采伐规划、2002年的所有采伐许可证是陈世彬办的(这有大足县人民检察的询问笔录)、监督检查验收有会议记录强调、林场制度为证和陈世彬本人供述。另外,还有胡来笔记本记录。这些证据是客观真实的。
  
  暗渡陈仓
  2003年3月底,陈世彬自动向林业局请求,经林业局领导同意后,办了一年的停薪留职。
  2003年7月,停薪留职时间未满的陈世彬任西山林场场长。

  何患无辞
  据胡来介绍,原林业局长周中前曾叫他,到他办公室去,并劝胡来不要告。大足县林业局全体人员开会,局长刘忠富也在会上谈林业局的职工写信到处反映。重庆市林业局负责森林公园的领导肖鹏打电话对胡来说:刘局长说的,是你在告我们,因为下了你的场长不满,其他没有任何人会告。
  分管采伐工作的不清楚限额采伐文件,本身就是说谎。而且还拿到会议上进行了专门学习,这有会议记录为证。

  陈世彬规划调查的,办的采伐证,会议上又有明确的强调,他却说谎没有管。
  牢狱之灾
  拉帮结派,草菅法律。2003年9月下旬左右,大足县林业局局长刘忠富叫公安科科长朱治平、副科长蔡兴德毁证。2004年4月12日大足县林业公安立案对西山林场滥伐进行调查。2004年4月19日,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以涉嫌滥伐林木将胡来刑事拘留。5月14日对胡来执行逮捕。在公安干警毁证、检察机关隐瞒客观证据的情况下,又在调查中包庇陈世彬的犯罪行为,以足检刑诉(2004)字第98号起诉书,审理查明胡来组织、安排下属各工区砍伐就产生了滥伐为由提起公诉。7月9日,大足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在(2004)足刑初字第168号判决书中捏造事实,对胡来判决有期徒刑三年。
  没有立案之前,原大足县林业局林业公安科科长朱治平、副科长蔡兴德翻窗而入胡来林场办公室,非法毁掉了林场分工文件等,隐瞒陈世彬分管采伐的事实。陈世彬分管采伐的事实是233号判决书从新认定的。
  1、“大足县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时任大足县西山林场副场长的陈世彬分管林木采伐等工作”。
  3、“本院认为:……西山林场滥伐林木,陈世彬作为分管副职……”。
  在分工文件被毁的情况下,98号起诉书、168号判决书以及庭审中,隐瞒了两个关键的证据和一个重要的事实。
  2、隐瞒了会议记录。出现在233号判决书中所列证据7中的(1)、(3)等,它是胡来在会议上严格制止滥伐的铁证。其中(3)强调得非常明确,“2002年9月11日林场全体人员会议上,其中一项内容为:请陈书记(即陈世彬)统计目前的采伐质量、数量,是否限额采伐,是否在采伐限额和时间内,强调两点:(1)、办好证。(2)、加强检查,发现问题,及时纠正,采取措施”。详情见233号判决书。
  3、隐瞒了一个重要的事实:林场滥伐林木是在能够办证的情况下产生的。林场采伐限额1649立方米(有限额采伐文件作证),所办采伐许可证数量1085立方米,还没有办到三分之二。且2002年产生了风折木,即便是采伐限额指标用完了,都是可以申请办证的。也就是说,西山林场滥伐林木,是在能够办证的情况下产生的。
  233号判决书中法院认定:“……陈世彬,在知道西山林场采伐已经超过林木采伐许可证规定的数量或未按许可证要求采伐的情况下,仍未尽职责加以制止或向领导提出,监督不力,放任采伐,致使西山林场滥伐林木……”。其中“或向领导提出”,这是隐瞒,说明陈世彬没有给胡来提出过滥伐林木之事,胡来是不知情的。根据林场制度规定和胡来在会议上的强调,陈世彬负责办证和监督检查,但他知道了不制止、不办证,还故意隐瞒,这种行为就是故意制造滥伐,是陈世彬的个人行为。
  陈文武的证词更是荒唐,什么胡来主管,谁分管不清楚。林场哪有主管,分管这样的分工方式。众多证据摆在面前,陈世彬在会议上 多次对采伐工作进行发言,陈文武作为一个副场长,怎么会不知道?
  【经记者调查】西山林场只有陈世彬一人在统计采伐。自己分管的工作,安排了就去,没安排就不去,这是什么态度。胡来强调办好证,加强监督检查,做了吗?胡来在会上多次强调分管领导要做好自己分管工作。这样的人,刘中富还把他从停薪留职请回来任场长。
  制度很明确,胡来有强调,任何人不会影响陈世彬的监督检查。陈世彬故意制造滥伐,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为什么不去办证,为什么隐瞒滥伐。
  【经记者调查】陈世彬分管采伐,负有监督检查的职责,为什么知道采伐超了不制止,不向领导提出?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制造滥伐只是他的个人行为。
  枉法裁决
  168号判决书中法院的审理查明意思是“胡来授意下属工区采伐就产生了滥伐”,这是无凭无据的。工区采伐是工区的职责,不需要胡来授意,工区是林场森林管护,营林生产的基本单元。更重要的是胡来没有授意工区滥伐林木。
  168号判决书中由于包庇陈世彬的犯罪事实,没有搞清滥伐是怎样产生的?胡乱编造了一些没有证据的东西,枉法判决。同时,还捏造了有胡来亲笔所写的认罪悔过书,以及会议记录是胡来制止滥伐林伐的铁证,说成是胡来产生滥伐的证据。另外,把没有拿到庭上来宣读、质证的会议记录写入了判决书的证据之中。
  再看看233号判决书,在已经明确陈世彬产生滥伐的情况下,然而,又歪曲事实,把胡来搞成主犯,陈世彬为从犯,主犯、从犯的依据何在?三至七年的有期徒刑,只判了陈世彬一年缓刑。置法律于不顾,置公平正义于何处?这样的判刑没有原因吗?
  胡来被莫明其妙的判刑后,曾找到大足县法院领导,对此,法院知情人士对此透露,你们这个案子都是窝倒得(意思是藏着的),都没有按标准判,要是重庆市林业局知道了,大足得不到工程资金。这背后是谁在幕后操纵?
  毁证得不到查处,错案得不到纠正
  也就是说,蔡兴德因毁证已经受到了相应的处理。但蔡兴德受到的处理与毁证没有丝毫联系,纯属张冠李戴。
  毁证的事实摆在面前,胡来严格制止滥伐的事实摆在面前,陈世彬非法减少法定刑期的事实摆在面前,法律,究竟该怎么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