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批评:谢有顺,擅长两只手写作的文学评论家

  
  谢有顺,擅长两只手写作的文学评论家
  (选自长篇文学批评《21世纪,文学的呼唤》作者: 孔明的鹅毛扇)
  在文学创作日渐衰败,青黄不接的时候,文学批评也呈现出大面积滑坡的现象。确切地说,文学创作的崩溃首先来源于文学批评的崩溃。
  文章后面有读者留言说,这难道说的是谢有顺老师吗,怎么越看越像呢?对此,我深有同感。群众的眼睛果真是雪亮的。

  他一只手写批评稿,针对文坛整体不良现状展开批评,痛斥其没落衰败,俨然文学界的勇士。但不管他表现得多么正义凛然,真理在握,我们不太容易看到他对具体作家作品点名道姓地展开批评,以举例说明文坛问题的严重性。
  去读读他为华语传媒文学大奖写的那些可以媲美诺奖词的精雕细刻、天花乱坠的授奖词吧,你会觉得中国文学的春天早就来了,文学大师大家在当代文坛俯首即拾,直叫你想朝那个对当代中国文学指手画脚,狗咬耗子多管闲事的德国顾老头喊一声;闭上你的乌鸦嘴,俺们这里早就人人诺贝尔了!
  说起来,大多数的读者读到优秀的作品时,可能更愿意沉醉其中独自欣赏,并不需要评论家在旁边说什么废话。读者才是最后的评论家。读《红楼梦》是不需要读红学的。如果作品本身是锦,又何需评论添花?别低估了读者自己发现美的能力。只写鉴赏词的评论家是可有可无的,而那种强迫读者看夸大其词的表扬稿的评论家是有害的。在文坛衰败的当下,评论家的职责,更是要为作家能写出美好伟大的作品扫清道路,给那些病入膏肓的作家把脉问诊,打针开药,治病救人。作家这只母鸡的病好了,还怕生不出“以飨读者”的好鸡蛋?发现问题,指出道路。这就是评论家该干的正经活,是主业;有问题就要批评而不是表扬。
  豆瓣网上的一位读者说(原话):“谢这个人批评攻击的时候都是没有真名实姓的泛指空指,说些大话。可拍起马屁,分得很清楚:贾平凹、铁凝、王安忆……(他的批评)都是无病呻吟陈词滥调的套话;不针对具体文章来解读、批评,就把别人早说烂了的批评话语组装组合一番,别人其实还常常有具体所指的。他就是反复以一些空洞的套话瞎扯,跟某些官员的报告差不多”。还有一位读者在网上发贴标题为《谢有顺太世故了》,说:“上大学时,也是谢有顺刚出道时,那时真是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但现在,我对他越来越失望,也越来越看透他的真实面目。谢有顺确实有些水平,但他的出名更多是靠相互吹捧,你见过他批评过哪个名作家吗?反过来,谢有顺和国内所谓的一流作家哪个关系不密切呢?”下面一位读者回复道:“楼主道出我心中的隐痛。本来一直把谢有顺当偶像,现在真是很崩溃。”难怪有读者说他是表扬家,不是批评家。这是他评论家窦娥冤呢,还是人家读者诸葛亮?
  谢有顺一手写批评稿,一手写表扬稿。批评多批整体,很少举例;表扬针对个人,神吹海捧。于是,他既做了肩挑道义,舍我其谁的文坛勇士,又成了被他表扬了的作家们的伯乐知音。真正是鱼与熊掌兼得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