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州系列之人物②奉天省长王永江(1)

  

  1934年,老蒋曾向小张询问:“在东北政要中我所看重的一个人是王永江,虽未与他谋面,却心仪已久。不知他与先大帅因何走向决裂?”
  小张答:“完全是由于总参议杨宇霆的从中挑拨所致。1929年我枪毙杨宇霆也有为王永江平反之意。”
  蒋介石所心仪的王永江已少为今人所知,至于王永江与张作霖的合作与分裂,更是一个鲜为人知的话题。
  著名历史学家金毓黻曾这样评价王永江:
  立东北大学、造沈海铁路、设奉天纺纱厂,行区村制、辟修公路,皆匠心独运,开东省未有之局。
  

  东北王张作霖
  书生与江湖
  东北曾经是绿林好汉、军阀混战的局面,当时有“三人行,必有一匪”之说。
  那么金州的一介文弱书生王永江,是怎么走进东北最高权力核心圈里的呢?
  很多写王永江的文章,都是写袁金铠向张作霖推荐,王永江一下子就当上了省警察厅长,仿佛又是一个当代诸葛被请出卧龙岗的故事。
  实际上,早在1915年之前,王永江经袁金铠介绍,就走出金州,在北京、青岛等地考察,回来又在辽阳、海城、牛庄等地担任税捐局长,1915年升任到奉天省城税捐局长兼官地清丈局长,以“干练”而知名。
  那一年,张作霖初掌奉天省大权,作为上司,王永江去求见过他,但是老张根本没把王永江放在眼里。王永江曾以刘备慢怠庞统事作诗讽之:
  士元竟以酒糊涂,大耳如何慢凤雏?才得荆襄宁志满,英雄通病是轻儒。
  但老张也不是一般人,也不是仅仅只会骂“妈了巴子”,已经是“长于权谋术数”的军阀。因此,当谋士袁金铠向他举荐王永江时,老张礼贤下士约来王永江,在帅府谈了整整一天,旋即任命王永江为全省警务处处长兼奉天警察厅厅长。
  那一年,王永江44岁,张作霖40岁,这是两个人合作之始。
  王永江在警察厅一上任,就对警务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尤其是仿效日本关东州的警察制度,在奉天各地设立了派出所。
  东北的警察派出所制度,始于王永江。
  后来读史才知道,王永江绝不仅仅是一文弱书生的形象,否则他也很难在这些所谓“绿林好汉”中立足。
  那时沈阳的社会治安是个烂摊子,警察从那时开始就被人骂作“狗子”,本是土匪出身的军人们横行霸道,打骂警察的事时有发生,王永江毫无根基,且手无缚鸡之力,岂能改变这一现状?
  张作霖手下有一个骠悍的旅长汤玉麟,人称“汤二虎”。一天,汤二虎的部下团长宋某在平康里嫖妓寻衅滋事,被闻讯赶来的警察抓进了警察局。汤二虎认为,自己救过张作霖的命,又是老张把兄弟,便有恃无恐,带领一大群卫兵闯进警务处,把手枪往桌子上一拍,责令王永江放人。
  他以为,你这个警察厅长连枪都没放过吧,还敢和我们叫劲?
  没想到,王永江毫不示弱,坚决不放。“汤二虎”面子上挂不住,立即回去集合了部队,将警务处围得密不透风。王永江也还以颜色,命令警察持枪严阵以待,并在警务处大院里架起了小钢炮,随时准备反击。
  事情闹大了,孙烈臣、张作相等奉系宿将纷纷出面,要求老张撤换王永江。王永江听说之后,以守为攻,以母亲病重为由,返回了金州。
  见此情景,张作霖不愧是张作霖,桌子一拍,手指汤玉麟的鼻子骂道:“妈拉个巴子!国有国法,军有军规。你小子这么闹,是活得不耐烦了?”汤玉麟气不过,于是与老张反目出走,而王永江以正直敢为得到了张作霖的高度信任,也得到了奉系官员们的刮目相看。
  因此警察厅长刚干了半年,老张就委任王永江为奉天省财政厅厅长兼东三省官银号督办。
  从最初的税捐局长到警察厅长再到财政厅长,表面上看,好像在一条起伏不大的平行线上,其实质内容则相差十万八千里。现在的干部体制也是如此。
  再说,从警察厅到财政厅,这个弯转得太大了吧?
  也许,只有张作霖敢这样安排,只有王永江有这个本事。
  王永江在古城时,“平生嗜读经世有用之书,而尤精于综核,每任一事,无顾虑踌躇之态。”因此上任即对全省财税金融进行整顿改革,当时东北连遭战乱兵燹,财政“几成沉疴不治之症。”
  王永江首先下令清丈土地,对过去隐瞒不报的庄园、围场、牧场等,统统加征田赋,这当然会触犯了一些地主土豪的既得利益,但首先是各下属税捐局长的既得利益。当时的情景是,税捐局对属下工作人员概不发薪,实际是公开承认税收人员贪污揩油为合法,王永江首重纲纪,厉禁中饱,依法枪毙了贪污和不服闹事的税捐卡长14人,风气于是为之一新。
  当时有人称王永江的手段是“秋霜烈日”。
  由此可以看出,王永江也是铁血宰相风格,否则那乱世之中也难以成事。
  王永江又主持发行公债500万元,筹集资金,创办实业……全省财政收入迅速好转,奉天国库得以充实。
  从此,他深得老张的赏识器重,每每言听计从。
  1921年王永江任奉天省代省长(省长张作霖),并且继续兼任财政厅厅长,这是他向老张几次推辞之后才接任的。
  而王永江的俸禄也涨到了月薪800元。
  800元是什么概念呢?同期东北一个劳力的月工资约为18元,技术工匠可达到36元。
  但是,军阀就是军阀。手里有钱就开始得瑟了。
  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老张败于老吴退回关外。
  王永江一开始就坚决反对这场战争。他认为,东北“久病初愈”,应继续搞好民生建设,不应自不量力,有问鼎中原的贪欲。但老张一意孤行,王永江愤笔写道:
  英雄见与书生异,书生抱负济何事?
  因此在战争开始后,王永江便离开了沈阳,表面上的理由是眼疾,一次意外中他的左眼被灼伤而接近失明,日本医生建议他到大连日本眼科专家那里诊治。
  但实际上,从省城官场到民间,都知道王永江这个理由不过是一借口而已,实际是因为“道不同不与相谋”。
  于是1922年7月1日,王永江回到了金州古城老宅子。
  在省城,奉系军方以总参谋长杨宇霆和旅长汤玉麟等人是反对王永江的主要代表,他们甚至想将王永江清出省政府,以建立一个顺从军方的政府和财政机构。但是老张权衡利害之后认为,奉天省离不开王永江,于是他派人到大连医院去与王永江谈判。
  王永江提出省府的民政部门与军政部门要实行分治,否则不回去,老张作出让步。
  在那个年代,笔杆子敢和枪杆子叫板,王永江大概是第一人。
  在离开省府36天之后,8月6日,王永江在张作霖派来的高官陪同下返回,他乘坐的列车晚上抵达奉天火车站时,受到了奉天70多位社会精英团队的隆重欢迎,而且由此开始,王永江头衔上去掉了“代理”二字,正式成为奉天省省长。
  在此之前,北京的北洋政府还曾经下令任命他为内务部部长。但被王永江拒绝了。
  

  王永江时期的公债券
  有的研究学者认为,民国东三省经济的迅速发展,首先应归功于王永江。他对推动东北地区的经济发展手段似乎带有魔法色彩,他所取得的成功也成为中国其他地方人谈论的话题。当时东北的货币非常坚挺,工作岗位也多,有很多人开始进入东北找工作、经商,并逃离中国内地的混乱局面。
  例如1923年,从关内到东北的移民就有50万,说明了东北的快速发展吸引了全国。
  当时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的观察者,都对中国东北所发生的变化印象深刻。当北京的北洋政府软弱无能、濒临破产时,当危险的军事冲突在全国各地频繁爆发时,东三省却在蓬勃发展。而王永江则是领导东北发展的官员代表,他成功地调集资源,发动大众,为将他们自己的社会建设得更好而工作。
  说到这里,我只是讲历史,无意和当代东三省经济状况作联系,千万败遐想。
  王永江辞职之后,老张先后任命了两位奉天省省长,都力不从心,只能使那个烂摊子越发不可收拾。在民国奉天政坛上,王永江像一颗流星,虽然短暂的划过夜空,却留下了耀眼的光芒,时间愈久,就愈发能显示出他的与众不同。
  最后王永江病逝,紧接着张作霖皇姑屯遇刺。这两个人的谢幕,整个东北短暂的繁荣历史从此改写了;甚至可以说,中国历史也由此而改写了。后来的“九一八”,后来的小张“不抵抗政策”,事情放在这两个人身上,会是什么局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9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