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乳师的手值多少钱?(转载)

  催乳师的手值多少钱?
  催乳师彭女士是好端端走在斑马线上被车给撞的,对方负全责。她的索赔单子里,精神损失费占了大头,整整100万元。晚报这条新闻传出后,很多网友责其"简直是讹诈"。有网友刻薄讽刺道:你手这么值钱,为什么不给手装副安全气囊?
  虽说一个是车祸,一个是工伤,但温州催乳师在斑马线被车撞,与中国移民林曾光遇上的地产公司没提供安全绳而坠地,都属于对方的责任。论伤害程度,催乳师落下了手腿的"病根",建筑工落下的是脑外伤,命都还在;论个人技术,两人虽可比性不强,但或许可以视作各有所长吧。为什么中国人不能接受催乳师索赔相当于30万美元的诉求,却对中国移民在美国获赔6200万美元赞不绝口?我看还是很多人自己本身对生命的分量,有着内外有别的默认。
  中国移民林曾光获赔6200万美元,据说创下的是纽约州单个受害人获赔的最高纪录。从当地法院支持这一"外乡人"巨额索赔诉讼的事实可以看出,赔多赔少只与违法的程度有关,与生命有关,但与这家公司会不会因为赔不起而倒闭、与这个受害者一辈子能挣多少钱没有任何关系。因此,美国的法律重在惩戒,而不是我们所面对的人道主义安慰。
  这就是法治理念的差异。我们很多中国人,总是希望自己受到伤害时能够拿到美国标准的赔偿,但往往面对别人在国内受伤索赔时,又拿一条命值几个钱来说事。这种双重标准,既是对他人生命价值的曲解,也是自我人性的扭曲,都不是真正在把生命当成至上的标准来掂量,纯粹是一种代价而沽的作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