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社区工作者眼中的社区居委会——摘自厦门社区建(转载)

  以前,大家一提起居委会,就马上想到一群肩戴红袖章的大妈们,天天走街串巷分发老鼠药、宣传材料,管着夫妻吵架、邻里纠纷的家长里短。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整个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锅饭”的旧体制被打破,人们的观念不断更新,从业更自由,生活更丰富,人口的流动性也更大,社区取代了居委会,许多工作都下放到社区,人们从单一的“单位人”向更具活力的“社会人”转化。于是,人们的生活与所在社区的关系也日趋广泛和密切。
  短短两年的社区工作经历,我发现了社区存在的一些问题,希望能透过问题找寻到行之有效的改进对策,使社区居委会能不断满足居民的实际需求,能提高居民生活质量和文明程度,让社区工作真正回归到为居民服务这一本位来。
  现在,绝大多数居委会工作人员有80%以上的时间和精力都在忙于应付各种上级检查和政府交待的各项任务,因为人员与资金来源均由街道审批,因此所有下放到社区的工作都是“顺理成章”、“理直气壮”的。不用说很多居民对于社区工作缺乏了解,就是我们对于这份工作也充满着困惑。我们要管理着辖区内每个常住人口从出生到死亡的所有事情,出生报户口、义务教育盖章、毕业政审、工作调动开证明、失业金申请、怀孕办理生育证、生完小孩办理独生子女证、开具居住证明、死亡证明等,都必须来找我们,外来务工人员的计生、就业、上学等情况也是管理的内容,遇到卫生、计生检查,台风、火灾、重大会议、一些突发事件等,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只要报纸上一有报道便民服务,如节能灯定购登记、办狗证等,都和社区脱离不了关系。社区工作者每天忙碌于社区,问一下周围的居民:“居委会究竟都管些什么?”从来都没听到过一个比较全面的说法,每个人说法不一。有的人说居委会的主要工作就是抓计生。孕妇走在路上经常要被追问,小孩才出生几天就有居委会打电话来家中询问很多问题。有的人说居委会就象万能膏药,哪里有事就往哪贴。小区的卫生有物业来做,却经常看到居委会人员在大马路上打扫卫生,铲除小广告;小摊小贩的占道经营有城管部门来抓,却看到居委会人员在劝导占道经营行为。有的人说,经常看到居委会人员提着手电筒,拿着记录本,晚上七八点来敲门登记资料。我们失业了,找不到结婚对象,家里生活困难,居委会都没法解决,生第一胎,户口不落在这里,却天天要盯着人家怎么避孕。现在大家都那么忙,整天还搞什么入户调查,总侵犯私人生活。居民的抱怨和不满我们都能够理解,因为居民接受我们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在工作中我们随时都会遇到困难,需要冷静地去处理各种问题,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眼勤、腿勤、脚勤、手勤和嘴勤,不厌其烦地向居民宣传政策法规,对居民热情、耐心、细致周到,急居民之所急,拥有一颗奉献之心,用真情打动居民,用真心去帮助居民,增强居民认同感,营造更适宜人们居住的新型社区。
  在众多的社区工作中,计生是最重要而又最困难的工作,因为居民信息基本上来自计生工作人员之手。没有做过这项工作的人根本不会想到要登记要录入电脑的东西那么多,连人家结几次婚、人流几次、用何避孕措施都要问得一清二楚,有的工作人员在语气上稍微不注意,居民就会破口大骂。本来离婚就是人家很不愿提及的事,又偏要问得那么详细,连年月日都要,我们的工作人员有些还是未婚,真的非常尴尬。还有一年三次的妇检,大部分育龄妇女都要参加,但很多人都要上班,一请假就扣工资,根本没法来。有的人认为那么频繁的B超会对身体产生不良后果。妇检不到位,我们就要被批评被扣钱,检查过不了,只好整天打电话、上家里,成天追着居民不放。虽然在计生条例中有关于妇检的规定,但从来没有一个居民因此而受到处罚,连上级部门都说要执行起来那是非常困难的。不参加妇检的居民来盖义务教育章、开具其他证明,我们也不能将这些与计生混为一谈,照样要给办,否则居民就会投诉。所有的这些造成了我们社区工作的难度,但是居委会的一切工作都和计生脱离不了关系,计划外生育超过一定的数量,我们就要被一票否决,一年的辛苦工作都是白费。我觉得,杜绝计划外生育单靠我们几个计生人员的努力实在是势单力薄,政府应该加大计生宣传力度和处罚力度,全民动员,各计生部门、单位、物业、房东都要行动起来,而不要把计生的重担全压在居委会计生人员柔弱的肩膀上。在我们管辖的区域内见到孕妇都要上前询问是否有证,若是无证,居委会人员就要配合将此人带走,二十四小时和孕妇呆在一起,配合相关部门落实情况。现在开展工作都要文明执法,以人为本,保护人权,居委会的宗旨是要服务居民,应该和居民搞好关系,但又要我们去做这些事,居民对我们很不满意,很不理解。而这些无形的令人窒息的压力只能我们自己扛,有的计生人员在路上一见到孕妇就害怕,因追问孕妇而曾被骂得体无完肤;有的计生人员连做梦也在奋力围堵计划外生育人员;有的计生人员在执行指派任务时被恐吓、殴打,却连最起码的人身安全都难以得到保障。
  很多人都说社区就是一个小社会,在这里能碰上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会看到千奇百怪的事。就说开证明吧,本来这就是我们的工作职责,但法律中对于居委会不应该开哪些证明等问题,没有特别具体、明确的界定,因此我们碰到的麻烦事可真多:一位居民到社区找主任开一张证明。主任问她要开什么证明,居民说她到银行换一张有些破损的钱,可银行工作人员让她到社区来开证明,证明她这个钱是怎么破的。这样的证明也要让社区出,那要银行干什么,银行不就是跟钱打交道的吗?再说了,这样的证明又有什么用?不仅是给居民出难题,也给社区出难题。有位老太太儿女都在国外,她想去探望香港的女儿,办理探亲护照时让居委会为她开具母女关系证明。实际情况是:老人刚搬过来居住一个月,居委会还没落实到,更不可能知道她的女儿到底是不是在香港,两人又不在同一户口本上,怎么证明母女关系?居民就坚持说这事只有居委会能证明。有一对夫妇闹离婚,前妻拿走了户口本却不肯给,前夫就找到居委会要求开离婚证明,其实有了离婚证就可以证明夫妻离异了,何必再开离婚证明?居民却说我们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却不给办事。每到寒暑期,中小学生都要社会实践,有的学生根本没参加社区组织的活动,家长找到居委会要求开个证明盖个章。给开吧,明显弄虚作假;不给开吧,家长又觉得居委会故意刁难居民,连这点小事也帮助不了居民。还有,养狗本来就是很私人的事情,但给狗办证,主人要到居住地所在的居委会开具单门独户的居住证明。现在除了与人合租房子,哪户居民不是单门独户呢?小区里有狗的家庭都来居委会开证明,实在是很浪费时间和精力。居委会给居民开证明本来是分内的工作,但都得按规定程序办事,何况社区工作者又不是007,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但有些居民就是不理解,和我们闹得很凶,工作人员无端受气乃家常便饭啊!更让社区担心的是,不排除一些社会机构希望通过社区证明,转嫁可能存在的风险。因此这开出去的一张张证明,就像一枚枚不定时炸弹,万一出了什么事情,社区又怎么承担得起呢?所以社区工作者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相关部门能对社区居委会盖章、开证明的权限范围进行规范。
  我们生活在一个必须创新的时代,社区工作是一项新的职业,既然已经加入到这个队伍中,就不应该嫌弃这份工作和待遇,只能面对现实,以理性、理解、宽容的态度去面对居民,去创新工作。如果连自己都看不起这份工作,还怎么让居民来尊重和支持我们的工作呢?因此平时我们就要注意学习各种专业知识,学习社会学、心理学、公共关系学、行政理论、风俗民情等知识,在工作中我们要表现得自信、大方、底气十足,注重自身的着装、言语和行为,入户登记时不卑不亢,有礼有节,碰到那种态度蛮横、言语尖酸刻薄的居民,要尽量避免正面冲突,讲究说话的方式,动之以情,晓之以礼,尽我们的所能去做好这项工作。同时,我们也希望政府能尽快明确社区居委会与社区工作站的职能,将两者的职能进一步明确分开,因为社区自治问题解决不好,国家建设的基础就有问题,国家的强大和可持续发展就无从谈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