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金东以权谋私、违法违纪、干涉审判、枉法裁判

  控告状
  第一被控告人:王金东现任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
  案件类型是雇员受害纠纷,法院院长在胡艳玲与张国奇一案中程序严重违法。
  2.要求锦州市太和区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2006年8月26日第二被控告人张国奇雇佣控告人去黑山出诊途中将其撞成重伤后不予治疗,住院157天才免去死亡,在辽宁北方司法鉴定所做鉴定结论:左上肢肌力三级评定为五级伤残 。于2007年6月起诉被告张国奇到锦州市太和区法院, 2009年5月判决:(2008)太民一初字第00607号判决张国奇赔偿188804.83元(此判决至今13年还没给执结)。
  在2018年3月8日第二被控告人张国奇通过原锦州中院院长吴言军的关系(利益链),把已经超诉讼时效8年的案子启动院长发现,根据民法198条规定:此案启动院长发现程序违法,丧失了法律的公信力,因为启动院长发现程序,必须是案件进行在当事人正常申诉中,院长才能发现,而本案已经进入执行程序8年了,法律规定申诉期是二年已超诉讼时效,因此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发现,违反了民法通则或司法解释,超诉讼时效法院不受理的原则,滥用职权、枉法裁判使控告人14年纠缠诉讼中身心精神上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根据侵权法第二条 【侵害身体权】
  一、二被控告人官商勾结违反党纪国法,把8年生效执行的判决案件作废提起再审并裁定(2018)辽07民监7号发回原审法院再审并中止原判决执行。锦州太和区法院通过合法程序再次审理作出判决:(2018)辽0711民再1号判决维持本院(2010)太民一初字第00527号民事判决。但第二被控告人张国奇不服太和区法院的再审判决提起上诉,并通过现锦州中院院长王金东的(利益链关系和张国奇同是沈阳人),在2020年4月28日锦州中院又下裁定:(2019)辽07民再66号以07年在北方司法鉴定所和09年在辽宁国誉司法鉴定中心对控告人同一部位作出了不同伤残等级的鉴定结论属重复诉讼为由又发回原审法院(锦州太和区法院)重审,触犯民法248条规定。
  二、第二被控告人锦州中院院长王金东利用手里公权力的特权凌驾于法律之上,权尊势重,一手遮天不依据本案焦点裁判,已经触犯《刑法》第397条:滥用职权罪,第399条:徇私枉法罪,第399条之1:枉法裁判罪。二人里面必有权钱交易的龌龊行径。在他的权威之下太和区法院怎么敢依法公正的判决?
  控告人控告锦州中院枉法裁定,锦中院法官给的答复居然是:因张国奇多次到各个部门上访,启动的院长发现并作出(2018) 辽07民监7号裁定:发回原审法院再审、中止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哪一条款规定:“以多次各部门上访为法律事实和证据启动院长发现,把8年生效判决执行的案件再审、重审”?因他多次到各个部门上访,锦州中院就可以藐视法律的权威,以“上访”做法律依据,目中无法,利用他们的公权力做法律的利益链(捡钱工具)胆大妄为如此儿戏的裁定,让生效8年(2010)太民一初字第00527号判决的执行案件两次的再审、重审,至今不能执行到位终结,依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规定,给控告人造成的损失予以承担赔偿责任。
  控告人一名医生遭受14年的伤害致残至今,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生活大部分还需要78岁的老母亲护理和照顾,14年所得到的赔偿除去自己先期垫付的治疗费用,剩余的金额不够每年的生活费用,杯水车薪现已债筑高楼,至今胳膊里还有玻璃残留没钱取出,根本无法维持后续的治疗。带着身体病痛残疾的原告,遭受14年在司法道路上被被告伤害和痛苦折磨,不是常人能想象和体会的。
  控告人:胡艳玲
  2020.6.12日

  第二被控告人张国奇及其妻被执行人崔巧琳夫妻二人的财产如下:
  2.其名下还有一辆红色宝马轿车辽AB4238。
  4.2013年11月供其女去新马泰旅游。
  6.2007年张国奇将车辆赔偿保险64085.94元提走用于个人消费,该车当时已报废,不存在用于修车。
  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法院执行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4 + 14 =